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合作 >

曹旭升|阿富汗投资风险巨大,矿业投资尚待观察

  • 2021-09-02 11:33:28
  • 来源:公众号:京师矿业
  • 作者:cxsfyky
  • 0
  • 0
  • 添加收藏

昨日,笔者应邀参加了一个阿富汗问题战略研讨高端闭门会议。会上,不同专业的各界专家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宗教等各个角度发表了真知灼见,让笔者对阿富汗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有了更充分的认识,获益良多。笔者作为一名矿业法律界的代表,面对多位各界权威专家,抱着学习的态度参会,仅就阿富汗矿业投资法律风险阐述了一些自己的观点,现予分享,供各界批评指正。

一、阿富汗前途未卜,投资风险巨大。

公开信息显示:阿富汗前副总统自封总统投入战斗、众多阿富汗民众奔向边境、新闻发言人宣布未来的政权将政教合一、人体炸弹袭击喀布尔机场致多人伤亡、多地进行小规模游行等等,这一切说明,阿富汗人心未定、国家前途未卜。美国国内对阿富汗撤军意见不一,将来是否重返阿富汗尚不确定,俄罗斯、巴基斯坦、印度、伊朗等邻国是否介入并未明朗,伊斯兰国家和欧洲态度不一,土耳其、卡塔尔跃跃欲试。笔者认为,从投资角度分析,政局不稳期间投资虽有获取暴利的可能性,但各种不确定性和前途未卜的确定性决定着短期内在阿富汗投资如同用生命赌博,风险巨大。

二、阿富汗矿产资源数据不详,网上信息不可偏信。

网传:“据阿富汗政府估测,本国矿产资源价值超过3万亿美元,目前,该国已发现1400多处矿藏,包括铁、铬、铜、铅、锌、镍、锂、稀土、铍、金、银、白金、钯、滑石、大理石、重晶石、煤、铀、宝石、石油和天然气等。” 又传:“美国驻留阿富汗期间,美地质勘探局参与勘测了当地的矿产资源,发现至少有价值约1万亿美元的矿产。” 还传:“前苏联的地质、矿产专家也悄无声息的做起了勘探专业工作。”笔者认为,阿富汗历经30多年战乱,并无技术、精力、时间进行矿产资源勘查,因此,网传阿富汗政府估测一说可能属实,但仅是估测,并无真实的勘查数据支持。前苏联和美国是否进行过详查或勘探亦无证据支持,如果仅是地质普查,未打钻详查或勘探,则准确度极低、极不可信。

百度百科显示:阿富汗探明铜金属总量1133万吨,相当于我国2020年铜金属一年总需求量1499万吨的76%;探明煤储量约7300万吨,相当于我国2020年一年煤产量39亿吨的2%。也就是说,阿富汗探明的矿产资源储量过小,即使探明储量增加10倍,对我国巨量的矿产资源需求来说,也并没有吸引力。

三、中国矿业走出去是必然趋势,但在阿富汗矿业投资并无比较优势。

《全球矿业发展报告2019》显示:“2018 年,中国能源总产量占全球19%、铁矿石占11%、铜占7%、铝土矿占21%,能源总消费量占全球24%、钢铁占49%、铜占53%、铝占56%,石油进口量占全球16%、天然气占13%、铁矿石占64%、铜矿占56%、铝土矿占76%。”这说明我国是矿产资源产能大国和消费大国,并且总消费量远大于总产量,其中对外依存度超过50%的矿种多达20多个。显然,在西部大开发、“十四五”规划、双循环经济、加大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等大背景下,我国矿产资源需求总量仍会持续加大,国内产能很难迅速提升,对外依存度仍会增加,我国矿业走出去是必然趋势。

但阿富汗是一个饱经战火、基础设施落后、百废待兴、矿产勘查工作程度极低、民族矛盾众多、宗教色彩浓重、毒品泛滥、恐怖组织出没的贫穷国家,与其他亚洲邻国、非洲等国家相比,并没有矿业投资的比较优势。

四、阿富汗重建亟需矿产资源,但矿业投资面临种种风险。

下一步,阿富汗政权一旦稳定,必然启动重建工作。重建虽然需要大量矿产品,但阿富汗政府并没有足够的资金、精力和实力支持大范围矿产资源开发。短期内若在阿富汗进行矿产资源开发,就地销售会面临无人买单的风险。

阿富汗作为内陆国家,没有港口,工业、农业、林业、水利、电力、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均无基础,矿产资源开发后除黄金可以空运之外,其他矿产品只能通过公路运输。而我国与阿富汗之间最短运距超过1000公里且中间多山无路,短时间难以建成公路或铁路,矿业投资面临探采选冶设备和矿产品运输无路可走的风险;面临开采成本、选矿成本、冶炼成本、运输成本巨大、难以盈利的风险;且随时面临空袭、恐怖事件、绑架人质等生命安全风险;还必须面临短时间内矿产品难以运回国内的风险。

五、阿富汗是历经战火的马蜂窝和火药筒,建议慎入是非之地。

从1973年至1979年,前苏联在阿富汗先后发动了3次政变,随后前苏联对阿富汗出兵,最终于1989年初撤离。2001年美国及北约“联军”出兵阿富汗,直至2021年8月31日撤出。阿富汗在断续48年的动荡蹂躏之中,各种势力和矛盾交织,阿富汗这个所谓的亚洲地缘中心已经沦为亚洲的马蜂窝和火药筒。前苏联和美国虽然离开了阿富汗,但他们留下的战争痕迹和追随者依在,恐怖组织和毒品犯罪的根源依在,宗教信仰、意识形态依在,各国的博弈和窥视依在。古人云:“久利之事勿为,众争之地勿往”。矿业投资本来就风险巨大,若到是非之地进行矿业投资,必然险上加险。

六、阿富汗重建需要各方援助,我国援助地质勘查反比业投资更切实际。

如前所述,阿富汗重建亟需大量产品,根据阿富汗当前经济现状,进口矿产品不具有可行性。开发矿产资源是阿富汗重建的必然选择。而开发矿产资源的前提是查明哪里有具有开采价值的矿产资源,这就需要专业的勘查队伍进行矿产勘查。在阿富汗支付勘查费用能力尚待观察的今天,我国不如伸出援助之手,利用我国勘查技术优势,帮助阿富汗找到可供开采的矿产资源,让公益先行,在勘查期间等待阿富汗政局稳定,从而选择矿业投资的时机。这样既不失机会又避免背上发国难财的骂名,也许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法言矿语

法言矿语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矿产资源法律事务部主任曹旭升律师作为资深矿业律师和国学爱好者,一直τ谟霉Ю砟罨饪笠稻婪祝⒉欢系匚笠档笔氯颂峁┰鲋岛脱由旆瘛1竟诤偶赐ü锟笠嫡芰浚锏交艘婵蟮哪康摹
98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京师矿业

京师矿业

京师矿业智库是由京师矿业联合各界专家、学者、企业负责人、退休领导等共同创建的矿业智库,秉承共享智库理念和智库型增值延伸服务理念,关注矿业立法和矿业仲裁,承接省部级以上国家级课题的研究,为矿业走出去出谋划策,解决矿业企业实际问题。
25篇原创内容
 

 

自定义HTML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