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国际合作 >

“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分布特征与潜力分析

  • 2019-05-01 09:04:41
  • 来源:贵州地调
  • 0
  • 0
  • 添加收藏

“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分布特征与潜力分析

“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分布特征与潜力分析

 

自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国家相关部门明确提出要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大背景下,加大与沿线国家在煤炭、油气、金属矿产等传统矿产资源的勘探开发合作,这为中国加强与沿线国家在矿产资源领域的合作提供了重大机遇.“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重要固体矿产资源较丰富,与中国互补性强,而且沿线国家的矿业合作意愿强烈,中国与沿线国家在矿产资源领域合作的前景广阔.为此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重要固体矿产资源(主要指我国短缺的铜、金、铁、镍、铬、铝土矿、钾盐、磷及钨、锡、铅、锌、钼、银、锑、锰、稀土等矿产资源)的分布特征与潜力进行分析具有重要的意义,将为我国矿业企业在沿线国家进行矿业投资提供重要信息和决策依据。

1 “一带一路”简介

一带一路”是在2013年9月和10月出访中亚国家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的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其中,“丝绸之路经济带”包括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中巴和孟中印缅6个经济走廊.“一带一路”横跨亚欧非大陆,包括中国、俄罗斯、蒙古、中亚5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南亚8国(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阿富汗、尼泊尔、不丹、斯里兰卡、马尔代夫)、东南亚11国(越南、老挝、柬埔寨、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文莱、菲律宾、缅甸、东帝坟)、中东欧16国(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斯洛文尼业、克罗地业、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塞尔维亚、黑山、马其顿、波黑、阿尔巴尼亚、爱沙尼亚、立陶宛、拉脱维亚)、独联体其他6国(乌克兰、白俄罗斯、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摩尔多瓦)和西亚北非16国(土耳其、伊朗、叙利亚、伊拉克、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巴林、科威特、黎巴嫩、阿曼、也门、约旦、以色列、巴勒斯坦、埃及)等65个国家,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较丰富,是我国合作的重要地区。

2 “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禀赋特征

“一带一路”沿线铜、金、镍、铝土矿、铁矿石、锡、钾盐等重要周体矿产资源较丰富,在全球均占有重要地位,它们的储量分别占世界储量的32.3%、26.1%、23.4%、18.9%、35.7%、63.9%和69.8%,产量分别占世界产量的26.3%、33.6%、41.2%、41.7%、28.6%、22%和55%;这些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基本都是中国比较紧缺的战略性大宗矿产。因此,与沿线国家开展这些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勘查开发合作,将有助于缓解国内大宗矿产紧缺的局面。

3 “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分布特征

3.1 沿线各国家的总体分布特征

"一带一路”沿线除中国以外的64个国家中,卡塔尔、科威特、东帝汶、孟加拉国、文莱、巴林、黎巴嫩、克罗地亚、摩尔多瓦、立陶宛、不丹、拉脱维亚、马尔代夫、新加坡等14个国家的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相对匮乏外,而其余50个国家均不同程度地拥有重要固体矿产资源,而且其中的28个国家的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在全球占有一定的地位.俄罗斯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总体上最丰富的国家,有20多种重要固体矿产的储量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哈萨克斯坦有9种重要固体矿产的储量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波兰的银矿、乌克兰的锰矿、越南的稀土等矿产资源的储量占世界储量的比例均超过14%;印度尼西亚、越南、泰国、缅甸、马来西亚产有较丰富的锡矿资源;土耳其硼矿资源的储量占世界硼储量的60.5%。

3.2 在地理-地质上的分布特征

从地理上看,“一带一路”沿线铜、金、镍、钴、铝土矿、铁矿石、锡、钾盐、磷矿、铅、锌、铬等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分布不均衡,主要集中分布于少数国家:①铜矿:主要分布在蒙古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俄罗斯、中国和缅甸6国,其中,蒙古为沿线第一铜矿资源大国,哈萨克斯坦、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国也有重要铜矿资源分布;②金矿:主要分布在俄罗斯、印度尼西亚、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4国,其中,俄罗斯为沿线第一金矿资源大国,金储量8000t,居世界第2位,蒙古国、菲律宾、吉尔吉斯斯坦、越南等国也有重要的金矿资源分布;③镍矿:主要分布在俄罗斯、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中国4国,其中,俄罗斯为沿线第一镍矿资源大国,镍储量790万t,居世界第3位,缅甸、越南、土耳其、哈萨克斯坦等国也有重要的镍矿资源分布;④铝土矿:主要分布在越南、印度尼西亚、中国、印度和俄罗斯5国,其中,越南是沿线第一铝土矿资源大国,铝土矿储量21亿t,居世界第4位,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老挝、土耳其和柬埔寨等国也有重要的铝土矿资源分布;⑤铅矿:主要分布在中国和俄罗斯,除中国外,俄罗斯为沿线第二铅矿资源大国,铅储量640万t,居世界第3位,印度、波兰和土耳其也有重要的铅资源分布;⑥锌矿,主要分布在中国和印度,哈萨克斯坦也有重要的铅矿资源分布;⑦锡矿:主要分布在中国、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和马来西亚4国,泰国、缅甸、老挝、吉尔吉斯斯坦等国也有重要的锡资源分布;⑧铁矿:主要分布在俄罗斯、中国和印度3国,其中俄罗斯是沿线第一铁矿资源大国,铁矿石储量250Mt,居世界第2位,乌克兰、伊朗、哈萨克斯坦、阿富汗、蒙古、吉尔吉斯斯坦等国也有重要的铁矿资源分布;⑨钾盐:主要分布在白俄罗斯、俄罗斯、泰国和以色列4国,其中白俄罗斯为沿线第一钾盐资源大国,钾盐储量7.5亿t,居世界第2位,约旦、中国和老挝等国也有重要的钾盐资源分布。

地质(成矿区带)上看,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在劳亚、特提斯、环太平洋和冈瓦纳4大成矿域中均有分布,以特提斯和环太平洋2大成矿域为主,主要分布在乌拉尔一蒙古成矿带、欧洲成矿区、西伯利亚成矿区、中朝成矿区、地中海成矿带、中南半岛成矿带、西亚成矿带、喜马拉雅成矿带、伊里安-新西兰成矿带、楚科奇一鄂霍茨克成矿带、非洲-阿拉伯成矿区、印度成矿区等12个巨型成矿区(带)中。

3.3 沿线各政治经济区域的分布特征

政治经济区域划分上,可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除中国外)划分为俄罗斯、蒙古国、东南亚、南亚、中亚、独联体6国、中东欧16国、西亚北非等国家和地区,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在各政治经济区域的分布各具特色:①俄罗斯有20多种矿产的储量在世界占有重要地位,其中,储量居世界前3位的矿产就有9种;②蒙古国铜、金、钼的储量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③东南亚地区产有较丰富的铜、金、锡、镍、铝土矿等矿产资源;④南亚地区铁、钛、铅、铜等矿产资源较丰富;⑤中亚地区拥有丰富的铜、铬、重晶石、金、铅、锌、铀等矿产资源,并且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如哈萨克斯坦的铬储量23000万t,占世界储量的47.92%,居世界第1位;此外,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是世界重要的金矿、铜矿资源国;⑥独联体地区拥有较丰富的钾盐,如白俄罗斯的钾盐储量居世界第2位;⑦中东欧地区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储量相对较少,仅个别国家的个别矿种的储量在世界占有重要地位,如波兰银储量8.5万t,居世界第2位;⑧西亚北非地区,拥有较丰富的钾盐和磷矿,如埃及、沙特、叙利亚、伊拉克、以色列和约旦的磷矿储量均居世界前列;以色列和约旦的钾盐在世界占有重要地位,钾盐储量分别居世界第5位和第6位。

3.4 从勘查开发角度分析分布特征

从全球看,“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的总体勘查开发程度较低,就“一带一路”自身而言,其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勘查开发程度总体呈现“东低西高”的特点,即中东欧、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勘查开发程度相对较高,东南亚、南亚、西亚等地区的勘查开发程度相对较低Ⅲ。尽管中东欧地区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勘查开发程度相对较高,但与东南亚、南亚、西亚相比其重要固体矿产资源比较匮乏。因而,从勘查开发程度看,“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主要分布在勘查开发程度总体较低的东南亚、南亚和西亚地区;从单矿种看,铜、金、镍、钴等矿产主要分布在勘查开发程度较低的俄罗斯和东南亚国家,铝土矿主要分布在勘查开发程度较低的印度和东南亚国家。

3.5 从工业布局角度分析分布特征

黄群慧的研究表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之间的工业化水平差距较大,基本涵盖了工业化进程的各个阶段,沿线国家总体上仍处于工业化进程中,且大多数国家处于工业化中后期阶段。从具体国家看,工业化水平最低的国家是南亚的尼泊尔,其次为位于中亚的塔吉克斯坦、位于东南亚的缅甸、柬埔寨、东帝汶以及位于南亚的阿富汗;工业化水平最高的国家是东南亚的新加坡和中东的以色列;从各政治经济区域看,中亚五国分布在工业化初期和工业化后期两头,东南亚和南亚的国家大部分处于工业化初期,而中东欧、西亚和中东的国家大部分处于工业化后期阶段,即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相对较丰富的中亚、东南亚、南亚等地区的工业化水平相对较低,这些地区的国家对矿产资源的需求仍处于上升期,但矿业在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有些国家的矿业还是该国经济发展的支柱性产业,而且部分国家的矿业产值占其GDP的比例超过20%;同时,大部分这些国家的矿业发展水平普通较低,有利于中国与这些国家开展矿业合作。

3.6 从矿业投资环境角度分析分布特征

矿业投资环境包括政治、经济、法律法规、基础设施、环境保护等多个方面,是影响矿业投资的重要因素之一。从加拿大Fraser研究所2016年对全球104个国家和地区的矿业投资环境的调查结果显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矿业投资环境整体较差,在104个国家和地区的矿业投资环境排名中,除马来西亚排名在第55位、俄罗斯排名在第65位以外,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缅甸、越南、老挝、泰国、印度、阿富汗、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蒙古等国家的排名都在第80位之外,而这些国家是“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相对丰富的国家。因此,从矿业投资环境看,“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主要分布在投资环境较差的东南亚、南亚、中亚和蒙古国等地区或国家。

4“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潜力分析

旨在对“一带一路”沿线区域成矿地质背景简要分析的基础上,依据沿线国家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潜在价值和潜在资源量,对沿线国家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潜力进行分析和排序。

4.1“ 一带一路”沿线区域成矿地质背景分析

从全球成矿域和巨型成矿带看,“一带一路”沿线横跨劳亚、特提斯、环太平洋和冈瓦纳4大成域.就“丝绸之路经济带”而言,其中蒙俄经济走廊分布欧洲成区、乌拉尔一蒙古成矿带、楚科奇一鄂霍茨克成矿带和中朝成矿区4个巨型成矿区带,产有重要的、金、铬、铁、镍、铅锌、钾盐和磷等重要矿产资源;在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分布有欧洲成矿区、乌拉尔-蒙古成矿带和地中海成矿带3个巨型成矿区带,产有、铅锌、铁、锡、钼、银和钾盐等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在中国-中亚-西亚经济走廊分布有乌拉尔-蒙古成矿带、西亚成矿带和非洲-阿拉伯成矿区3个巨型成矿区带,产有铜、金、铅锌、铬、镍、钼、铁和钾盐等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在中巴经济走廊分布有西亚成矿带和喜马拉雅成矿带2个巨型成矿带,产有铜、铅锌等重要矿产资源;在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分布有中南半岛成矿带,产有铜、金、铅锌、镍、铬、铁、钨锡、铝土矿和钾盐等重要矿产资源;在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分布有中南半岛成矿带和印度成矿区2大巨型成矿区带,产有铁、铅锌、铝土矿、钨锡等重要矿产资源.“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分布有中朝成矿区、中南半岛成矿带、东亚成矿带、伊里安-新西兰成矿带、非洲-阿拉伯成矿区和印度成矿区5大巨型成矿区带,产有丰富的铜、金、镍、铬、钨锡、铝土矿、铁等重要固体矿产资源。

通过分析可知,“一带一路”沿线区域横跨劳亚、特提斯、环太平洋和冈瓦纳4大成矿域,覆盖乌拉尔一蒙古成矿带、欧洲成矿区、西伯利亚成矿区、中朝成矿区、地中海成矿带、中南半岛成矿带、西亚成矿带、喜马拉雅成矿带、伊里安一新西兰成矿带、楚科奇-鄂霍茨克成矿带、非洲-阿拉伯成矿区、印度成矿区等12个巨型成矿区带,地质构造演化复杂,大陆岩石圈多旋回裂解,具有良好的成矿条件,有利于大型-超大型矿床的形成,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分布有众多铜、金、镍、银、锑、钨锡、铝土矿、钼及其他矿产的大型-超大型矿床,成矿潜力巨大。

4.2“ 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潜力分析

4.2.1“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重要固体矿产资源潜力排序

为反映“一带一路”沿线各国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潜力,以重要固体矿产资源(主要指我国短缺的铜、金、铁、镍、铬、铝土矿、钾盐、磷及钨、锡、铅、锌、钼、银、锑、锰、稀土等矿产)的潜在价值为理论基础,对沿线各国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潜力进行了排序。从中可知,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印度、印度尼西亚、土耳其、蒙古国、爱沙尼亚、乌克兰、菲律宾等国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潜力较大;其中,俄罗斯为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潜力最大的国家,居第1位,哈萨克斯坦居第2位。

4.2.2“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重要固体矿产资源潜力分析

依据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潜在价值,从国家层次看,“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潜在价值的93%主要分布在俄罗斯、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印度、印度尼西亚、土耳其、蒙古、爱沙尼亚、乌克兰、菲律宾、波兰、斯里兰卡、约旦国、白俄罗斯、叙利亚、伊朗、越南等18个国家;从地理区域看(不包括中国和俄罗斯),中亚地区和东南亚地区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潜力较大,中东欧地区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潜力相对较小。中亚地区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潜在价值占“一带一路”沿线的17%,重要固体矿产资源主要分布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4国,其中,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的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相对较丰富;东南亚地区的重要固体矿产资源主要分布在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泰国、马来西亚、缅甸、老挝和柬埔寨等8个国家,其中印度尼西亚是东南亚地区重要固体矿产资源最丰富的国家,其次为菲律宾。

根据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潜在资源量,得出了“一带一路”沿线铝土矿、铜、金、铁、镍、铬、铅、锌、磷、钾盐、石墨、锂等重要矿产潜力排在前10位的国家,如铝土矿潜力排在前列的国家依次为越南、印度尼西亚、中国、印度、俄罗斯、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和老挝等。

5 结论

通过对“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分布特征和潜力的分析,主要得出以下结论。

1)“一带一路”沿线铜、金、镍、铝土矿、铁矿石、锡、钾盐、磷等重要固体矿产资源较丰富,与中国的互补性比较强。因此,与沿线国家开展这些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勘查开发合作,将有助于缓解国内部分大宗矿产资源紧缺的局面。

2)从国家层次看,在“一带一路”沿线除中国以外的64个国家中,有50个国家不同程度地拥有重要矿产资源,而且其中的28个国家的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在全球占有一定的地位,如俄罗斯有20多种矿产的储量居世界前列,哈萨克斯坦有9种矿产的储量居世界前列,波兰的银矿、乌克兰的锰矿和越南稀土的储量均居世界前列,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产有较丰富的铜、金、镍等矿产。

3)从地理分布上看,“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分布不均衡,集中分布于少数国家。铜矿主要分布在蒙古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俄罗斯、中国和缅甸6国;金矿主要分布于俄罗斯、印度尼西亚、中国和乌兹别克斯坦4国;镍矿主要分布在俄罗斯、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中国4国;铝土矿主要分布在越南、印度尼西亚、中国、印度和俄罗斯5国;铅矿主要分布在中国和俄罗斯;锌矿主要分布在中国和印度;锡矿主要分布在中国、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和马来西亚4国;铁矿主要分布于俄罗斯、中国和印度3国;钾盐主要分布于白俄罗斯、俄罗斯、泰国和以色列4国。

4)从成矿区带上看,“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在劳亚、特提斯、环太平洋和冈瓦纳4大成矿域中均有分布,以特提斯和环太平洋2大成矿域为主,主要分布在乌拉尔-蒙古成矿带、欧洲成矿区、西伯利亚成矿区、中朝成矿区、地中海成矿带、中南半岛成矿带、西亚成矿带、喜马拉雅成矿带、伊里安-新西兰成矿带、楚科奇-鄂霍茨克成矿带、非洲-阿拉伯成矿区、印度成矿区等12个巨型成矿区(带)中。

5)“一带一路”沿线各政治经济区域优势矿产各不相同。俄罗斯有20多种矿产储量居世界前列,其中储量居世界前3位的矿产就有9种;蒙古的铜、金、钼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中亚地区拥有丰富的铜、铬、金、铅、锌等矿产;南亚地区的铁、铅、铜等矿产资源较丰富;东南亚地区锡、镍、铝土矿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独联体地区产有较丰富的钾盐;西亚北非地区拥有较丰富的钾盐和磷矿。

6)从勘查开发程度看,“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主要分布在勘查开发程度较低的东南亚地区、南亚地区和西亚地区。铜、金、镍、钴等矿产主要分布在俄罗斯和东南亚国家,铝土矿主要分布在印度和东南亚国家;从工业布局看,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在工业化水平相对较低的中亚、东南亚、南亚等地区相对较丰富,尽管这些地区的大部分国家对矿产资源的需求依然旺盛,但它们的矿业发展水平普遍较低,为中国与这些国家开展矿业合作提供了机遇;从矿业投资环境看,“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矿业投资环境整体较差,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在投资环境较差的东南亚、南亚、中亚和蒙古等地区或国家地区相对较匮乏。

7)从区域成矿地质背景看,“一带一路”沿线区域横跨劳亚、特提斯、环太平洋和冈瓦纳4大成矿域,覆盖乌拉尔-蒙古成矿带等12个巨型成矿区带,具有良好的成矿条件,已发现几百个铜、金、镍、银、锑、钨锡、铝土矿、钼及其他矿产的大型一超大型矿床,成矿潜力巨大。

8)根据重要固体矿产资源的潜在价值,从国家层次看,“一带一路”沿线重要固体矿产资源潜在价值的93%主要分布在俄罗斯、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印度、印度尼西亚、土耳其、蒙古国、爱沙尼亚、乌克兰、菲律宾、波兰、斯里兰卡、约旦、白俄罗斯、叙利亚、伊朗、越南等18个国家,其中,俄罗斯潜力最大,居沿线第1位;从地理区域看,东南亚和中亚地区重要矿产资源潜力较大。依据重要固体矿产的潜在资源量,列出了“一带一路”沿线铝土矿、铜、金、铁、镍、铬、铅、锌、磷、钾盐、石墨、锂等重要矿产潜力排在前10位的国家,如铝土矿的主要潜力国家依次为越南、印度尼西亚、中国、印度、俄罗斯、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和老挝。 

(本文由河北省自然资源厅(海洋局)网页摘自《中国矿业》2017年第26卷第11期)

自定义HTML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