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发布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地勘单位改革倒计时,关乎40万地勘人每个人切身利益

前言

2月14号,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事业单位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再次要求2020年底事业单位改革完毕,地勘单位也不例外。2020年地勘单位改革再次面临重大抉择,不仅事关单位未来生存发展大计,而且关系40万地勘人的切身利益。矿材网特邀辽宁地矿集团战略发展部孟琦部长、原广东省地质建设工程集团林碧华纪委书记、工会主席和山西省第三地质工程勘察院广东分院李彦生院长三位地勘行家,一起讨论地勘单位改革大事,期盼能为推动地勘行业可持续健康发展建言献策。

地勘单位改革倒计时,关乎40万地勘人每个人切身利益

孟琪,辽宁省地矿集团战略发展部部长。毕业于成都地质学院地质仪器专业,北京大学在职研究生,矿物、岩石、矿床专业硕士学位,地质矿产经济研究员职称。中国矿联地质勘查协会副秘书长,中国地质矿产经济学会理事,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地学哲学委员会理事,《中国国土资源经济》杂志编委,北京大学地矿同学会副秘书长;历任辽宁省地质矿产勘查局政策法规处副处长、企业管理处副处长、勘察施工管理处处长、研究室主任、综合处处长等职;发表地质矿产经济研究论文300多篇,参加《矿业权市场建设》、《我国地质勘查行业发展及地质勘查行业管理研究》、《地勘单位改革与发展研究》等多项国土资源部软科学研究课题。

地勘单位改革倒计时,关乎40万地勘人每个人切身利益

林碧华,原广东省地质建设工程集团公司(广东省环境地质勘查院)纪委书记、工会主席,毕业于成都地质学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国家注册岩土工程师;历任广东省地质局水文工程地质二大队助工、工程师,广东省地质局经营处工程师,广东地下管网工程勘测公司工程师、高工、副经理、经理,广东省地质建设工程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地质调查所所长。

地勘单位改革倒计时,关乎40万地勘人每个人切身利益

李彦生,山西省第三地质工程勘察院广东分院负责人,中国地质大学资源勘查专业,地质矿产勘查、矿业开发高工,历任山西省地质勘查局二一六地质队技术员、班长、副技术负责、副矿长兼厂长及技术负责,山西省第三地质工程勘察院矿长兼技术负责、副院长等职。

地勘改革采访1

刘平:2020年是地勘单位改革最重要的一年,无论是事业类一类二类单位,到2020年底都要改革完毕,是地勘单位最重要的转折点,所以今天我们请到三位专家讨论地勘单位改革的相关问题。首先第一位是原广东省地质建设工程集团纪委书记、工会主席林碧华书记,林书记和大家打个招呼。

林书记:大家好。

刘平:第二位是辽宁地矿集团战略发展部孟琦部长。

孟部长:您好,非常荣幸和大家一起讨论。

刘平:第三位是山西省第三地质工程勘察院广东分院李彦生院长,李院长跟大家打个招呼。

李院长:林书记、孟部长、刘总你们好,我是山西省第三地质工程勘察院副院长兼广东分院负责人李彦生,有幸和大家相识。

刘平:2020年是地勘单位改革重要的选择点,也是改革最后期限的集中年,为什么说2020年是地勘单位改革最后期限年和集中年?请孟部长先发表观点。

孟部长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对国家事业单位改革高度重视,从全局高度做了战略部署,也明确了改革的总体目标和阶段性目标,是要不遗余力地加以推进的,2020年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基本目标就是基本完成事业单位的改革。

在这个大背景下,地勘单位的改革要紧跟全国节拍,融入时代大潮,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不能抱有任何侥幸和懈怠的想法。在以往几十年间,地勘单位改革走在前列,甚至是孤军深入,基于国家宏观战略的需要,我认为地勘单位改革一定会更加快速推进。

第二是各省的事业单位有一个特点,就是地勘队伍总体数量多,地勘队伍影响到每个省事业单位改革的总体进展和完成进度,因此各个省都会把地勘单位改革作为重中之重一抓到底。

第三个特点,和其它行业相比,地勘单位改革都走在前头,扮演着拓荒者的角色,也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地勘单位改革是具备诸多全局性条件,基于三个方面考虑,我觉得今年应当是地勘事业单位改革加速推进的一年。

刘平谢谢孟部长,那么林书记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林书记:我认为地勘单位改革已经谈了几十年了,从我1983年大学毕业刚进入地矿局水文队,国家就开始号召走向市场,要改革,要企业化,当时水文队就成立了打井公司,在全省全国乃至非洲都开拓地勘市场,改革和企业化就是那时开始的,而现在我已经退休了,这几十年地勘改革一直都在路上没有停歇,但改革一直都是曲曲折折进进退退。80年代末90年代初应该是地勘单位最艰苦的时候,因为改革已经到深水区,沿海地区的事业经费非常少,那时候地勘单位基本都在市场中成长起来,我在80年代初刚毕业时还做过20万的地调项目,但是到了1986年我就已经开展核电站和高速公路等市场项目了,那时候我们就认为市场化以后我们就一直走工勘或施工的路子。2004年我成为地下管网公司的经理,刚开始我们没有享受事业单位的补贴,一直到2009年2010年开始可以申请国家地勘基金和省地勘基金项目,才让地勘单位有事业单位的待遇,但沿海地区地勘基金比较少,特别是广东省的矿业不太发达,像山西、内蒙古等矿业发达的省份从2003年开始十年来受益更多。近年来改革的呼声又再响起,广东省从2012年开始分类改革,到2017年底已经完成5年的过渡期。

刚才孟部长讲得很好,事业单位不单是地勘单位改革,全国的事业单位都必须完成改革,而2020年底是改革的最后期限。我不认为广东省的地勘单位改革走在事业单位改革最前面,虽然广东省的市场经济非常发达,但地勘单位却比较保守,而且地勘单位老一辈的思想还是偏保守,始终还是要抱着事业单位的饭碗不放手,这就造成年轻人使不上劲,也出现了事企不分和政企不分等很多问题,因此事业单位改革必须要进行。但是如果改革人涉及到个人利益或者单位利益,改革就很难进行,只能由上而下才有动力,要有各种政策配套,我也不希望改革拖到年轻人像我这样退休了还没有完成,希望今年年底就能够见分晓。我再介绍一下我的单位情况,广东省地质建设工程集团公司现在是企业单位,而到12年开始分配改革时,我们单位有一个事业单位名称——广东省环境地质勘查院,这两个名称也需要在改革的时把它们分开。

刘平这些问题都有待于在今年解决,李院长的对地勘改革有什么看法?

李院长:孟部长和林书记刚刚讲到很多地勘改革的关键时期,我想从3个方面简要说一下我的个人看法。首先为什么说2020年是地勘改革的关键期,中央办公厅发布过《关于从事生产经营活动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要求改革的最终期限时间是2020年,地勘单位是否属于生产经营性单位,我觉得各个省可能会有不同判断,但如果是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的事业单位肯定会加快改革步伐

第二点是去年两会的工作报告对国家机关改革的指示非常明确,很快自然资源部的重新归并成立,同时合并很多部局,从中可以看出从中央到各个省市改革力度非常大,厅局改革基本到位后,接下来就是事业单位改革了。

目前山西地勘单位的改革情况和广东差不多,都属于二类事业单位,但是每个单位也都有一块企业的牌子,去年7月份,山西地勘局三勘院为了响应粤港澳大湾区改革的需要,到广东深圳设点办了一个分公司,去年运营了半年,整个广东的业务都在推进。

第三个问题也是林书记刚才说过的,地勘单位现在虽然是事业单位的身份,但是做企业的事情更多。

刘平:就是戴着事业的帽子走企业的路子是吧?

李院长:对,而且这对事业单位职工的风险非常大,也制约地勘单位的发展,因此对地勘队伍的长远发展来说,今年也应该推进改革,山西省委省政府去年也要求山西地勘局进行尝试性地勘改革。因此今年的改革肯定也是个关键期,肯定会有一些动作。

刘平:无论从地勘单位现状还是国家要求,今年2月14号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也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事业单位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再一次要求2020年要改革完毕,所以无论从中央还是地勘单位的实际情况看,今年必须要改革,作为地勘单位来说,必须要认识到这是最关键的一年。

地勘改革采访2

刘平:我想让三位谈谈地勘单位改革为什么引发这么广泛的关注?孟部长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孟部长:地勘单位改革持续有40余年的时间,十一届三中全会过后两周,我们当时在国家地质总局召开会议的工作报告中,就提出地勘单位改革的有关要求,这40余年大家对改革的基本内涵还是缺乏理解和认识。我这里提出两个概念,一个是单位改革,一个是个人身份改革。从某种意义上讲,单位改革就不能算是一个完全彻底的改革,只有身份转变之后才能算一个完全彻底真正意义上的改革。也只有改变了身份才牵涉到我们每个人的利益,所以说我们每个人对这个问题是非常的关注。

这些年来关于国有地勘队伍改革出了很多模式,但在我看来,那些所谓的内蒙模式也好,陕西模式也好,他们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只有辽宁的改革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改革。我们辽宁地勘局5家地勘机关人员的身份都是参照公务员管理身份, 2015年年底我们将近12,000余人的事业单位,人员的身份统统都被改掉了,应当说辽宁省是全国独一无二放弃国有事业单位身份的改革,而别的省都是老人老政策,新人新办法,并没有触及到地勘人员核心的切身利益。在这次改革中,可以说我们每个人在心灵上都进行了一次极大的考验和洗礼,也曾经发生了一系列的群访等不稳定的事件。我是辽宁省地勘队伍中第一个带头签字放弃参照公务员管理事业单位签订企业合同的人,我对待改革的态度向来比较鲜明,我是积极支持改革,但是我从来都是反对缺乏科学态度、蛮干甚至恶搞式的改革。

我研究改革项目研究了30年,我的文章可供大家推敲,我是积极支持改革,因为我们这种体制不改肯定是不行的,问题是究竟怎么改,所以大家为什么关心这个,因为跟切身利益相关。

我去年写有一篇文章《直面国有地勘队伍的历史遗留问题》,在这篇文章中就把改革为什么困难重重,改革和大家究竟有哪些利益关系?我都有一些数据,因为这里时间很宝贵,我就不再重复。

我再说一说辽宁地勘队伍改革实际上已经酝酿有5年时间,2015年12月份,我们辽宁省政府就开始筹划地勘事业单位改革,最初把任务交给辽宁省国土资源厅,辽宁省国土资源厅把起草我们省地勘事业单位改革的这项方案起草工作交给我,2016年元旦期间我拿出辽宁省地勘事业单位改革的第一稿,我当时写了6200字。后来国土资源厅又把这项工作推给省发改委,到最后这个方案出台,我最初提出的措施,还有一些优惠政策,已经改的面目全非。我们从2015年底开始着手这件事情,现在是已经5个年头,取得一些进展,但是困难重重。

为了维护自身的切身利益,一些人选择提前退休,我们2016年底一次性突击退休达3000余人,这些人以为退休之后就进入事业单位的保险箱,实际上不是,退休之后和其他事业单位退休的人待遇不一样,这个事情在那篇文章中都有数据,我就不详细的说,我暂时先讲这些。

刘平:林书记怎么看地勘改革受到广泛关注这个问题?

林书记:我是这样认为的,广东省其他单位的改革都没有引发这么大的关注,为什么单单就地勘单位的改革让大家那么关注和讨论激烈,实际上是由于我们地勘单位长期还是比较封闭,而且我们的经费来源在市场上处于劣势。如果仅仅依靠市场,我们搞工勘的单位跟建设部单位竞争,他们上边有“婆婆”,我们没有,我们是处于劣势的,矿业方面也是如此,我们也比不过一些大的矿业集团。所以我们整个地勘单位人员对改革特别关注,觉得自己的切身利益由于改革可能就要发生很大的变化。

这也是由于公务员、事业单位和企业的待遇特别是退休待遇形成差距而造成,年轻人作为企业来讲,它有很多政策,多劳多得,或者企业可以制定一些分配方案,对于年轻人来讲,可能还是改的好。但是老人一旦退休,这个差距非常大。

但是其他一些单位我们也亲眼见到,所有的设计院还有很多的单位,他们的改革基本上没有什么讨论,没有这么大的关注,说改就改,如广州市市政设计院、广东省建筑设计院等他们的改革都很顺利。他们感觉到退休以后差距会大一些,可是他们在职的时候收入非常高,我们地勘单位如果完完全全按照事业单位来做,在职的时候收入并不会太高。如果作为企业,可能收入多一点,但是退休的时候差距就非常大。在职的时候收入不算高,退休还这么低,你说大家关不关心?肯定是非常关注的。

刚才孟部长讲得很好,不管怎样改革,如果个人身份没有改变,那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改革。现在已经改革了40年,整个历程我是亲身经历也知道很多,我觉得到2020年底这个事情肯定有一个大的结论。

广东省也是在2012年的时候就进行分类改革,按照一类、二类、三类来划分,分类改革给了5年的过渡期到2017年底结束,过渡期以后现在又过了两年。如果不是中央和省里边推进,可能没有人愿意触动自己的利益,壮士断臂的勇气可能还是缺乏。

刘平:感谢书记,李院长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李院长:前面二位领导讲了不少,我做一些补充,我觉得我们地勘改革会受到这么大的关注,我觉得有三个方面。

第一个我觉得跟我们地勘队伍的性质有关系,跟我们行业有关系。 因为我们地勘单位从事国家的基础性、战略性和公益性的工作,我们做地质工作的时候,他的面比较广,影响比较大,我觉得它会受到关注。

第二个方面是由于地勘队伍本身的结构。我们原来是部里直接管,相对比较封闭。倒推前20年,我们地质队就我们自己内部的,部和省里面给我们任务,然后我们自己组织,抬头就是这些人,相对我们跟外面打交道不多。同时我们队伍体量比较大,全国各地的地勘队伍总共有40万人,基本上每个省每个市少到一两支,多则三四支地勘队伍,这个体量非常庞大,改革势必要受到关注。

第三个改革会涉及到每个队伍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改得好或改的不好大家都会关注。我就从三个方面来简单补充一下。

刘平:地勘改革涉及到40万地质人的切身利益以及发展,所以广受关注。

地勘单位改革到底怎么改?地勘人怎么办?请大家明天继续关注!欢迎大家拍砖讨论!

文章来源于:材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自定义HTML内容